未知XY

是一只喜欢ALL金的死变态,厚厚:D

前几天.在家后院里捡到的.真可爱    ヘ( ̄ω ̄ヘ)♪

【all金·哨向】刀于刀鞘 CH.1 (R级)

露珠贝:

在一个都在产粮的日子爬墙我……有点方


然而这么久还是得交个党费……


哨向基础上有私设。cp主嘉瑞金修罗场然而其他X金也并不少……的确就是all金orz……不出意外会有肉而且很可能多p……


坑品?不存在的,放心跳吧。


 


Ok?


 


Then go


 


                              


Chapter·1


             


肢体交缠,气息交融,两个人呼吸的热度好像连空气都要燃烧起来。他喘着气,汗水顺着额前的金发流进鬓角,背后一片汗湿的黏腻。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有什么东西侵入,在周围碰撞爆炸,可是他看过去又是和原来的空气别无二致的。还有什么东西在生长,绵长柔软而坚韧。他不是很明白那是什么,不过他很清楚变化来自身体内部。


身体疼得厉害,伏在他身上的人没有改变位置的意思,那个诡异的位置依然是伴着酥麻的剧痛。亲吻落在额头,近在咫尺的鼻息使他涣散的瞳孔恢复了一点焦距——那头银发和紫眸无疑是他熟悉的。


他试图伸手,但是手臂沉重的无法挪动丝毫。


“格瑞……”


他像三年前,或者更遥远的之前,在阳光和灰尘之中无数次呼唤的那样——


“格瑞……你为什么……”


“在说对不起?”


然后他坠入黑暗。


 


格瑞发觉怀里的身体终于不堪消耗瘫软下去的时候,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有些是惊讶和欲望,更多来自后怕。


他完全没想到金会是个向导,毕竟金现在已经15岁了。在他12岁被发现哨兵特质送进塔里后,接着五年里完全没收到过金的消息,他已经接受了金是个普通人的推断,毕竟哨兵和向导的分化时间最多只到15岁。但没想到金居然踩着尾巴分化成了向导,更让人惊讶的是,他居然还是个Astarte。


想到这里,格瑞的目光暗了下来。


他看着已经被清理干净输上营养液,乖巧的躺在床上的金,在被子下握紧了金的手。


‘幸好他刚来这里碰到的就是自己。’


 


金其实直到现在还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直到现在是指他像往常一样天没亮就起床,草草吃点面包兑水就准备下矿干活。这个星球贫瘠到除了矿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那几亩少得可怜的土地上永远只有几茬半青不黄的作物。空气中都是金属,下的雨连人们都要煮过几次才敢喝,这样长出来的作物又能干净到哪去。但是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苦役和荒芜,他们把年岁扔在暗无天日的矿下,努力压榨着每天那么点粮食,就像上层压榨他们一样,直到最后一点热量也消耗殆尽。


唯一的希望,就是能觉醒成哨兵或者向导。


如果哪家的孩子能觉醒成哨兵或者向导,不仅那个孩子会被送到统星的“塔”去享受最好的资源,他的家人也会被送到统星生活。


他们大概不能相信其他的星球上会有宁愿隐藏起自己身份的哨兵或向导吧。


不过这几年登格鲁星的运气似乎不错,先是一个叫做秋的女孩子觉醒了哨兵,但不知为何她的弟弟并没有被接走。又过了几年还有个孩子觉醒了哨兵,不过并没有亲属还在世。而现在,那个叫做金的男孩也觉醒了。


其实他们并不清楚哨兵和向导的区别,只是一旦安在矿区旁边的信息素探测仪疯了一样的亮起红灯并间伴着刺耳鸣笛声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又一个幸运儿出现了。


金的运气很好,赶在分化末期成功分化。又或者运气并不好,刚分化就赶上了结合热。被火速送往中心塔的时候,小小的封闭仓里向导素浓度已经爆表,金也跟着进入了半昏迷。那些负责着塔的各种事宜的小机器球手忙脚乱的操作着也找不出原因,直到封闭仓进入塔,中心塔排名第二的哨兵突然出现抢人,那些小机器球才明白怎么回事。


如果以他们的系统来看的话,那里有一条泾渭分明,让人无法忽视的红线——权限不足。


这是个在他们的每日扫描里必定会被清除的一段记忆。


不过现在,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永远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等到金总算醒过来,看清旁边的人是分离多年的发小格瑞以后,完全不顾身体的哀嚎和手上连着的针头,直接就准备来个拥抱,被格瑞眼疾手快地按回了床里。


“别乱动,你需要静养。”格瑞沉着声音说,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把脸转向了一边,“抱歉,我有点伤到你了。”


“格瑞?”金疑惑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你在说什么呢?还有,这是哪啊?”


“这是圣空星系的统星圣空星,我们现在在中心塔。”格瑞按了一下手臂上的什么东西,眼前凭空出现了一块电子屏,上面用折线清晰的标明了所在地和登格鲁星的位置。


“这么远啊……那这么说,我是觉醒了是吗?我是哨兵还是向导啊?”


格瑞看着三秒钟恢复活力的金再次确认了自家发小依然是个没心没肺的体力笨蛋。


但是起码现在,他可以照顾他了。


“你是个向导,金。”


“而且,现在是我的向导。”


格瑞加重了第二句话。


“啊?”


金一脸迷茫。


 


“呵,我可不觉得你能一个人享用一个Astarte。”


门突然被推开,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那些机器球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得一干二净。金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孩睁大了眼睛,莫名的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这种困难来自于压力,仿佛负重了几百斤的那种压力。然而他看起来的确只是个男孩,金发金眸,浑身上下都仿佛鎏金般耀眼的存在,那种表情不该出现在他脸上。


金瞪着眼睛,喘起了气。


他觉得自己快被压死了。他不能坐以待毙,可是有任何能用于反抗的东西吗?


旁边的格瑞皱起了眉。


“你居然不护着他,很好,还没太让我失望啊格瑞。”那个男孩笑起来,大步走到床边,“这样的渣渣没什么意义,最多不过是个野种,你……”


金没心思去听旁边的人在说什么,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怎么抵抗这该死的压力上了。有什么……有什么……那个……丝线?


金抬起头的同时,向导闪着金色的触丝,如箭之所至一般一往无顾地,扎进了哨兵的精神海。


刚刚觉醒的小向导对身为中心塔排行第一的哨兵发起的攻击自然毫无用处,但是那一点刺痛总算让他在勒住金的脖子时还不至于收得太紧。


“看来你还有点有趣的地方。”他轻而易举地把金掐着脖子从旁边提起来,一旁的格瑞已经拔刀指向了他。


“记住了,本大爷叫嘉德罗斯,这里一切的未来的主人。”


 


“等等……”金死死抓着嘉德罗斯的手,试图用那点微弱的气息发出声音来。


“你说的那个阿斯什么的,是什么东西?”


“你居然不知道?”


嘉德罗斯半是惊讶半是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大发慈悲地把他扔了下来,看着他蜷缩在床上呼吸的样子觉得心情大好。


“嘉德罗斯。”格瑞目光不善地警告了他一句。


“Astarte,就是被创造出来,专属于Ares的向导。”


“或者我该说,Ares哨兵们的婊子?”


 


 


大佬们别方设定下章详细讲,如果有下一章的话……这章试水看看反应。


希望别被屏蔽orz


——————————


格瑞:好气啊太子惹不起啊训练场上揍回来吧

绯澈神宸:

授权转载汉化,请勿二次上传。授权permission→【

事后。略微背后注意。

原作者Twitter:(사)랑해@zktepzn

汉化:阿剪的同学、我。

嵌字修图:我

랑해太太的画风可能有人不喜欢(但是我挺喜欢的所以

一个人在学校里好害怕😱

第一次,带着我家蜥蜴出来玩.(*/ω\*)

嘿嘿😁,今天上学无聊,在尺子上画的卡米尔真可爱(˶‾᷄ ⁻̫ ‾᷅˵)

【all金】森林深处有什么?

大大写的真

白花花-本子预售中:

  *all金


   *幼龄 童话向
  
      *脑洞来自 @宇宙🐈魔王| ᐕ)⁾⁾ 的图!原图地址见评论!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望无际的凹凸森林里,住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他的名字叫做金。因为一直住在森林边缘,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金,不可以去森林深处哦。


  ——为什么呀?


  ——因为森林深处有很多食肉的野兽,比如说大灰狼,专门吃你这样的小兔子哦。


   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可是大灰狼是什么动物啊?


  
  虽然被妈妈这样告诉过,但是年幼的小兔子金还是摁捺不住好奇心,一个人偷偷地溜到了森林里去。但是森林真的是太大啦,金一下子就在里面迷了路。


  眼看天就要暗下来了,金害怕极了,再加上年幼走不动了,坐在地上“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金打了个哆嗦,回头一看,是一个银色头发的小朋友,有着立起来的耳朵和大大的尾巴。


  “我,我迷路了。”金瘪了瘪嘴,小声说道。


  那个孩子歪了歪头,想了想,说道:“那我送你吧。”说着,把金背到了身上,金趴在他背上,问道。


  “我是金,你呢?”


  “我叫格瑞。”


  格瑞是个好人!金把头埋在格瑞的后颈上。香香的,格瑞身上是青草的味道。
  


  第二天,小兔子金又忍不住去了森林深处,他本来想去找格瑞玩,但是遇见了一个陌生的孩子。


  “你是谁?”那个金发的孩子眼角下有一个黑色的星星印记,圆圆的耳朵还有黄黑相间的长尾巴,“这里是我的地盘。 ”


  “对不起,我不知道。”金有些害怕,这个孩子看起来好凶啊。


  “算了,那你进了我的地盘,就是我嘉德罗斯的东西了!”那个叫做嘉德罗斯的孩子傲慢地抬了抬下巴,尾巴甩了甩,彰显主人的好心情。


  “渣渣你叫什么?”


  “我叫金。”金气鼓鼓地,说,“我才不是渣渣!”


  然后金和嘉德罗斯就开始打闹嬉戏。


  嗯,嘉德罗斯身上是橙子的味道!


  
  第三天,金又准备溜到森林去玩了。妈妈表情严肃地拉住金。


  ——金,你是不是去森林深处了?


  ——啊?对,对不起,妈妈。


  ——你不可以去森林深处!他们都会吃掉你的!


  ——不会的!不是只有大灰狼那样的食肉动物才会吃我吗?


  ——但是你不可以去!


  金难过地从小木屋跑出来,妈妈在屋里生气地叫金的名字,但是金没有回头,一口气跑到了森林深处。


  金到了森林深处,一下子就看到了格瑞和嘉德罗斯。想起妈妈不让自己来森林了,那么自己就再也不能和嘉德罗斯和格瑞玩了,金就委屈地哭了起来。


  “金,你怎么了?”“渣渣你别哭!”两个小孩子安慰道。


  “呜,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了,我不能和你们玩了……”


  “为什么?”


  “因为妈妈说,森林里都是可怕的食肉动物,就像大灰狼和大老虎,专门吃我这样的小兔子。”


  两个孩子沉默了一下。格瑞轻轻地拉了拉金的手,说道,“我不吃你,你别走好吗?”


  嘉德罗斯扯了扯金的衣服,“我也不吃你,你下次还能来吗?”


  原来格瑞和嘉德罗斯是大灰狼和大老虎!金震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起妈妈和自己说的他们的可怕,惊慌失措地挣脱开他们的手,跑掉了。


  
  小兔子金一边抽泣,一边跑。他跑得好快,这下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嘿,小兔子你在哭什么?”


  金抬起头,树上是一只深色头发的小男孩,紫色的眼睛满满笑意地注视着金。


  “你是谁?”


  “我?”男孩笑了一下,黑色的猫耳抖了抖,嚣张地说道,“我是这个森林最凶猛的黑猫——雷狮!”


  “那,那你吃肉吗?”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雷狮眼珠一转,说道,“我专门吃你这样的小兔子!”


  金吓了一跳,又呜咽着哭起来。雷狮也被吓了一跳,从树杈上跳下来,拉拉金的小手,别扭地说道,“我骗你的呀,别哭了。”


  “住手!恶党!”


  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孩,后面是毛茸茸的大尾巴,拿着一金一蓝的刀,指着雷狮,严肃地说道。


  “不许欺负他!”


  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金认真地说,“别怕,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我来保护你!”


  “笨蛋松鼠骑士!”雷狮不爽地看着安迷修说道,然后拉起金的手,“走,我带你去玩!”


  “不行!你会带坏他的!”安迷修焦急地说道。


  “我,我一直在保护你!”安迷修拉住金,“你每次来森林,我都偷偷跟着你!”


  “变态跟踪狂!”雷狮见安迷修要把金拉走了,急了,拉过金,往对方脸上就是“吧唧”一口。


 安迷修也不甘示弱,往金右边的脸上“吧唧”一口。


  金被他们搞懵了,呆呆地站在中间。


   ……


  ……
  
  “混蛋臭小子!敢亲我弟弟!”


  观众台下一个少年咆哮着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那张和台上的金发孩子相似的脸上。


  “秋,你先冷静点。”丹尼尔无奈地摁住暴躁的秋。某弟控看见弟弟被两个小屁孩亲了,差点爆炸。“这只是幼儿园的舞台剧啊!”


  红色的横幅上几个大字闪闪发光——“凹凸幼儿园元旦文艺汇演”。


  台上,格瑞和嘉德罗斯都跑了出来,拉住金,对视的空气中火花四射。
  


  “……小兔子金和森林里的朋友解开了误会,开心地在一起玩耍。


  妈妈是错的,森林深处一点都不可怕嘛!


  金这么想着,开心地笑起来。”


  作为旁白的紫堂幻匆匆地念完结尾,马上上台领着小朋友们谢幕。


  在后台,几个孩子还在争论金要和谁在一起。


  “金和我一起!”格瑞拉住金的左手。


 “渣渣要和我一起玩!”嘉德罗斯生气地拽住右手。


  雷狮和安迷修一人拽住一只兔耳朵,龇牙咧嘴地对视。


  紫堂无奈地劝到:“你们这样金会不开心的,为什么不问问金自己呢?”


  众孩子松开手,金松了一口气,面对这么多双亮亮的眼睛,缩了缩脖子,跑到紫堂身边,抱住他的大腿,奶声奶气地说道。


  “我要和紫堂老师在一起!”


  ——天使!


  被金萌萌射线击中的紫堂躺平升天。


  
  舞台剧顺利结束。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天是上课偷偷摸鱼,被老师发现了¯_(ツ)_/¯

啊~我家蜥蜴太可爱了怎么办!@(*/ω\*)